您的位置 首页

《当自我来敲门:构建意识大脑》-pdf,txt,mobi,kindle,epub电子版书免费下载

),1787,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还可以加免费领取电子书】 编辑推荐 ● 知名神经科学家达马西奥全新力作,…

downloaded

),1787, 自动弹出下载地址.

【还可以加免费领取电子书】

编辑推荐

● 知名神经科学家达马西奥全新力作,让诺奖得主奈保尔爱不释手,令大提琴家马友友神魂颠倒。● 挑战困扰人类的根本谜题,构建心智演化之路,探索意识起源之谜。
● 一场人类意识探索的盛宴,一次刷新阅读体验的脑力挑战!
● 国内外众多知名心理学家、哲学家、文学家、艺术家联袂跨界推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汪丁丁倾情作序!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傅小兰、南京大学心理系主任周仁来、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李武、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宁向东、知名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联袂推荐!
● 达马西奥“情绪与人性”五部曲之二。
● 湛庐文化出品。

名人推荐
达马西奥教授基于丰富的神经疾病临床经验,从演化的角度阐释了人类意识产生的路径,断言意识的根源是情感性的,并强调了自我在构建意识大脑中的重要性。《当自我来敲门》对深入探索自我与意识的奥秘具有重要价值。
——傅小兰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学院大学心理学系主任、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

“我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从哲学家到科学家再到普通大众,对这个问题都很好奇。达马西奥的尝试掀开了答案的一角。喝杯咖啡,跑跑步,唱首歌曲,聊会儿天,不同经历带来不同的感受,感受的不同即是觉知的差异。千万年的人类活动,不断丰富着我们的感受,累积着我们的觉知,塑造了当下的自我。
——周仁来
南京大学心理系主任

达马西奥在阐释人类抉择行为及其个体差异的脑机制方面迈出了大尽管有这种种不一致的地方,陪审团还是采信了艾琳的详细证词,以及她对于自身记忆的信心。乔治·富兰克林被判一级谋杀罪艾琳真的在二十年前目睹父亲杀死了她的好友吗?还是她将新闻中读到的内容和她看见的画面串联成了一个如同记忆的故事?胆的一步,他创立的理论对于将各种脑功能作为一个整体来理解心智和意识的产生开拓了新的思路。
——李武
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未来一百年,人类对于自身认识的突破,将超过以往任何时代。在这个进程中,达马西奥的工作无疑是标志性的。而伴随着人类认识的这种提高,管理学、心理学、经济学,乃至社会科学的很多领域,都会发生深刻的变革。
——宁向东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我为这本书神魂颠倒。在更广阔的演化生物学和文化发展背景下,达马西奥向我们展示了他在神经科学领域的重要发现。本书极具开拓性,它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方法,让我们对自己、对历史、对文化塑造共同未来的重要作用进行思考。
——马友友
知名大提琴演奏家

阅读达马西奥的书时,令人惊奇之处在于,它使你确信我们能够追踪工作中的大脑,揭示它如何创造一种属于私人的现实,也就是位于极深层的自我。
——奈保尔(V. S. Naipaul)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大河湾》(A Bend in the River)作者

这是一部大胆开拓、一往无前、充满智慧的作品。安东尼奥?达马西奥是意识研究领域的领头人之一……我对本书及其作者充满了钦佩之情。
——约翰?塞尔(John Searle)
美国著名哲学家

达马西奥让情绪的高级脑观点华丽转身,成为一种深受演化影响的低级脑观点,认为低级脑影响了情绪、感知和内稳态体验。他断言意识的根源是情感性的,且为人与其他动物所共有。达马西奥创造性的远见卓识和坚持不懈的探索,将我们导向了对存在本源的理解。
——雅克?潘克塞普(Jaak Panksepp)
华盛顿州立大学动物福利科学贝利讲席教授

这是一本非常有意思的书……作者言辞恳切、颇费苦心、知识渊博、真诚坦率、富于说服力和想象力……达马西奥发起了一场彻底而全面的探索。
——《纽约图书杂志》(New York Journal of Books)

达马西奥接受的欧洲大陆训练令他敏感地发现了还原论的圈套,这是他的众多同行曾经掉落的陷阱。在汗牛充栋的著作中,他是仅有的一位认为有必要提及弗洛伊德对“无意识”这一术语的使用的作家……
——《卫报》每周荐书专栏

在阅读本书的过程中,达马西奥的老读者会再次邂逅神经学家基于实践获得的清晰而丰富的科学理论。
——法国《人道报》(L’Humanité)

科学领域中一些非常具有影响力的研究者曾经大胆地探索过意识这一课题。在他们之中,安东尼奥?达马西奥作为科学家和临床医生具有双重知识,从而拥有了巨大的优势。在本书中,他在大脑与外部世界的分界面上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神奇的窗户,这扇窗户就扎根在我们的身体之中。
——法国《费加罗报》(Le Figaro)

阅读本书是一大乐事。你会开启一段充满智慧的旅程,一切付出的都是值得的。
——《威尔逊季刊》(The Wilson Quarterly)
媒体推荐
达马西奥教授基于丰富的神经疾病临床经验,从演化的角度阐释了人类意识产生的路径,断言意识的根源是情感性的,并强调了自我在构建意识大脑中的重要性。《当罗伯特的自述与德兰的几乎完全相同。两人都说到了左侧的一道光,说到了和天使的相遇。在两人看见的幻象中,天使都用一支燃烧的长矛刺穿了他们的胸膛,但是两人都不觉得痛苦,而是感到了上帝深沉的爱。自我来敲门》对深入探索自我与意识的奥秘具有重要价值。
——傅小兰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所长 中国科学院大学心理学系主任 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
“我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从哲学家到科学家再到普通大众,对这个问题都很好奇。达马西奥的尝试掀开了答案的一角。喝杯咖啡,跑跑步,唱首歌曲,聊会儿天,不同经历带来不同的感受,感受的不同即是觉知的差异。千万年的人类活动,不断丰富着我们的感受,累积着我们的觉知,塑造了当下的自我。
——周仁来 南京大学心理系主任
达马西奥在阐释人类抉择行为及其个体差异的脑机制方面迈出了大胆的一步,他创立的理论对于将各种脑功能作为一个整体来理解心智和意识的产生开拓了新的思路。
——李武 北京师范大学认知神经科学与学习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未来一百年,人类对于自身认识的突破,将超过以往任何时代。在这个进程中,达马西奥的工作无疑是标志性的。而伴随着人类认识的这种提高,管理学、心理学、经济学,乃至社会科学的很多领域,都会发生深刻的变革。
——宁向东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我为这本书神魂颠倒。在更广阔的演化生物学和文化发展背景下,达马西奥向我们展示了他在神经科学领域的重要发现。本书极具开拓性,它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方法,让我们对自己、对历史、对文化塑造共同未来的重要作用进行思考。
——马友友 知名大提琴演奏家
阅读达马西奥的书时,令人惊奇之处在于,它使你确信我们能够追踪工作中的大脑,揭示它如何创造一种属于私人的现实,也就是位于极深层的自我。
——奈保尔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大河湾》作者

作者简介
作者:(美)安东尼奥·达马西奥 (Antonio Damasio)
译者:李婷燕
目录
[目录]
赞誉
推荐序 从理性和感性走向演化理性/汪丁丁

Part1 起源
无论是不是科学家,当我们对意识进行思考时,都会感到困惑不已。如果说意识是心智的产物,心智又是由什么构成的呢?如果说心智存在于大脑内,大脑又是如何产生心智的呢?有意识心智是神秘莫测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无法解开这个谜团。
第1章 提出问题
第2章 生物价值的演化

Part2 心智
表象是对客体的物理性质、时空关系及动作的表征,其中一些与大脑外部的真实活动相对应,而另一些则由记忆通过回忆过程重建。真实表象与回忆表象组合在一起,不易觉察地流动着,二者的占比不断变化,这就构成了心智。
第3章 心智的起源
第4章 躯体映射
第5章 情绪与感受
第6章 获取记忆

Part3 意识
清醒状态当战斗机迅猛加速时,飞行员的身体暴露在巨大的G力山中。大约10%的飞行员报告他们曾在这类操作中失去意识。巨大的G力将血液挤出脑部、抽向脚底,使得脑部暂时缺氧。一些飞行员发生了意识状态的短暂改变,而不是完詹姆斯惠纳利(James Whinnery)是海军的一名医生兼飞行研究员,他用好几年时间研究了战斗机飞行员在极端G力下的反应。他请飞行员坐进一台半径50英尺(约12.2米)的巨大离心机。离心机疾速旋转,以模拟空战中可能出现的G力。在研究飞行员对G力的承受情况时,惠纳利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在走出离心机之后,有好几名飞行员都报告说他们看见了奇异的幻象。据惠纳利描述,那些幻象“相当生动,常常有家人和密友出现。它们大多有着美丽的场景,并且包含对个人具有重要意义的想法和记忆它们会对体验者产生巨大冲击,使他们在几年之后都记得清清楚楚”。这些飞行员看见了自己的家人、爱人和自己的一生在眼前快速闪过。许多人都报告自己极度喜悦,仿佛飘在空中,还有几个像傅尔翰上校一样,自称有了灵魂出窍的体验。、心智与自我是意识非常重要的铁三角。意识的神经学则主要涉及三个重要的解剖分区:脑干、丘脑及大脑皮层。但我们必须注意:在意识的三个解剖分区及三个组成部分之间,并不存在直接的对应,它们之间的作用是相互交叉的。
第7章 观察意识
第8章 构建有意识心智
第我:你说的“他”是指谁?9章 自传体自我
第10章 关于意识的总结

Part4 反抗
人类意识创造了一种质疑残酷自然之道的可能性。它的产生与大脑、行为和心智的演化发展息息相关,这种演化导致了文明的出现,这是自然史上的崭新一页。生命由此开辟了一条道路,向冷漠大自然的支配发起了反抗。
第11章 意识的成就

附录
注释与参考文献
致谢
译者后记

序言
[推荐序]
从理性和感性走向演化理性
——序达马西奥著作五种中译
汪丁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

大约15年前,我陪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农?史密斯(Vernon Smith)在友谊宾馆吃午餐,他来北京大学参加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十周年庆典的系列演讲活动。闲聊一小时,我的印象是,给这位实验经济学家留下较深印象的脑科学家只有在纽约市的纪念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比利:没错,我今天付了几笔大账单,毕竟生意大嘛我:有多少钱?比利:一万美r),心理学家迈克尔加扎尼加(Michael Gazzaniga)正在准备同一个病人会面。病人是一位看起来智力颇高的女性,加扎尼加走进房间时,看见她正阅读《纽约时报》。加扎尼加做了自我介绍,然后问对方知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一位,那就是达马西奥。其实,达马西奥至少有三本畅销书令许多经济学家印象深刻,其中包括索罗斯。大约2011年,索罗斯想必是买了不少达马西奥的书送给他的经济学朋友,于是达马西奥那年才会为一群经济学家演讲,并介绍自己2010年的新书《当自我来敲门》(Self Comes to Mind: Constructing the Conscious Brain,我建议的直译是“自我碰上心智:意识脑的建构”),同时主持人希望达马西奥向经济学家们介绍他此前写的另外两本畅销书,即《寻找斯宾诺莎》(2003)和《笛卡尔的错误》(1995),后者可能也是索罗斯非常喜欢的书。索罗斯总共送给那位主持人三本《笛卡尔的错误》。笛卡尔是近代西方思想传统的“理性建构主义”宗师,所以哈耶克追溯“社会主义的谬误”至360年前的笛卡尔也不算“过火”。索罗斯喜爱达你有过这样的经历吗?你站在一峰陌生建筑的大堂,一条条没有编号的走廊、一部部没有編号的电梯将你团团围住。你挠了挠头,试着用手上的指路条找到主会议室:“沿着左边的第二条门厅走,穿过双重门,然后乘C号电梯上五楼,511号套房。”你思索着左边的第二条门厅是哪条,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认路能力了,这时你感到肩上有人轻轻拍了一把马西奥,与哈耶克批判笛卡尔的理由是同源的。
脑科学家达马西奥,在我这类经济学家的阅读范围里,可与年长五岁的脑科学家加扎尼加相提并论,都被列为“泰斗”。术业有专攻,达马西奥主要研究情感脑,而加扎尼加主要研究理性脑。“情感”这一语词在汉语里的意思包含了被感受到的情绪,“理性”这一语词在汉语里的意思远比在西方思想传统里更宽泛,王国维试图译为“理由”,梁漱溟试图译为“性理”(沿袭宋明理学和古代儒学传统),我则直接译为“情理”,以区分于西方的“理性”。

标志着达马西奥的情感与理性“融合”思路的畅销书,是 1999 年出版的《感受发生的一切》(The Feeling of What Happens,我的直译是:“发生什么的感觉:身体与情绪生成意识”)。达马西奥融合理性与感性的思路的顶峰,或许就是他2018 年即将出版的新书《生命的秩序》(个周日清The Strange Order of Things:Life, Feeling, and the Making of Culture承受巨大G力的战斗机飞行员和情况危重的心脏病人都会产生幻觉式的濒死体验,这是为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共通之处?这两种人的脑部都是突然缺氧。对于飞行员,战机的迅猛加速将血液从他们的脑中推出。对于心肌梗塞者,心脏失去了循环血液的能力。而没有血液就没有氧气。研究表明,当视皮层或眼睛的供血不足,一个人就会失去边缘视觉,同时视野中心变得明亮,使人产生仿佛在一条隧道中飞向光明的知觉。总之,脑部缺血是战斗机飞行员和心肌梗塞者产生濒死体验的原因。s,我的直译是:“世界的奇怪秩序:生命,感受,文化之形成”)。

在与哲学家丽贝卡?戈尔茨坦(Rebecca Goldstein,史蒂芬?平克的妻子)的一次广播对话中,达马西奥承认斯宾诺莎对他的科学研究思路有根本性的影响,甚至为了融入斯宾诺莎,他与妻子专程到阿姆斯特丹去“寻找斯宾诺莎”。他在《寻找斯宾诺莎》一书的开篇就描写了这一情境,他和她,坐在斯宾诺莎故居门前,想象这位伟大高贵的思想者当时如何被逐出教门,又如何拒绝莱布尼茨亲自送来的教授聘书,想象他如何独立不羁,终日笼罩在玻璃粉尘之中打磨光学镜片,并死于肺痨。如果这两位伟大的脑科学家知道陈寅恪写于王国维墓碑上的名言——“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可能要将这一名言写在《寻找斯宾诺莎》一书的扉页。

斯宾诺莎的泛神论,斯宾诺莎的情感学说,斯宾诺莎的伦理学和政治哲学,对达马西奥产生的影响,不论怎样估计都不过分。晚年达马西奥的问题意识,很明显地,从神经科学转入演化生物学和演化心理学,再转入“文化”或“广义文化”(人类以及远比人类低级的生物社会的文化)的研究领域。文化为生活提供意义,广义文化常常隐含地表达着行为对生命的意义。原始的生命,其演化至少开始于10亿年前的真核细胞。达马西奥和我都相信(参阅我2011年出版的《行为经济学讲义》),原始生命是“共生演化”(symbiosis)的结果。并且,我们都认为广义文化的核心意义是“合作”——我宣称行为经济学的基本问题是“合作何以可能”。达马西奥认为关于合作行为的“算法”是10亿年演化的产物,虽然,这样的广义文化将世界表达为一套“奇怪的秩序”。例如,在原核细胞的演化阶段(大约20亿年前),很可能“线粒体”细胞与“DNA”细胞相互吞噬的行为达成僵局,于是共生演化形成真核细胞,而这样的细胞,基于共生演化或合作,确实看起来很奇怪。他把这一猜测,写在 2018 年的新书里。不过,早在2011年,哈佛大学诺瓦克(Nowak)小组的仿真计算表明,在几千种可能的“道德”规范当中,只有几种形成合作的规范是“演化优胜”的。

原始的生命,例如由细胞膜围成的内环境,只要有了“内环境稳态”(homeostasis),只要在生存情境里有可能偏离这一稳态,就有试图恢复这一稳态的生命行为,不论是否表达为“情绪”、“意象”或“偏好”(喜欢与厌恶)。因此,生命行为或(由于算法)被定义为“生命”的任何种类的行为,可视为是“内平衡”维持自身的努力,物理的、化学的、神经递质的,于是,在物理现象与生命现象之间并不存在鸿沟。根据演化学说,在原始情绪与高级情感之间也不存在鸿沟。在融合思路的顶峰,达马西奥推测,从生命现象(“脑”和“心智”)

涌现的意识现象,以及从意识现象(基于“自我意识”)涌现的“精神现象”,都可从上述的演化过程中得到解释。个体与环境的这种共生关系,不妨用这篇序言开篇提及的经济学家史密斯的表达,概括为“演化理性”,又称为“生态理性”。

精神现象,在20世纪的“新精神运动”之前的数千年里,主要表达为“宗教”——个体生命融入更高存在的感觉以及由此而有的信仰,还有信仰外化而生的制度。在当代心理学视角下,任何生命个体,都需要处理它与环境之间的关系问题。对个体而言,广义的环境是宇宙,或称为“整全”,中国人也称为“太一”。古代以色列人禁止为“太一”命名,因为,任何“名”(可名之名,可道之道)都不可能穷尽整全,于是都算“亵渎”。初始的信仰,就是对个体生命在这一不可名、不可道的整全之内的位置的敬畏感,以及因个体和族群得以繁衍而产生的恩典感。个性弘扬,抗拒宗教对信仰的束缚,诸如路德的改革,于是个体生命可以表达与神圣“太一”合体的感受(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归根结底,还是个体要处理它与“整全”之间的关系问题。这套关系是连续的谱系,从低级的细胞膜行为——称为“情绪”,演化为高级的信仰行为——称为“精神”。

我认为达马西奥的这几本书,或许远比我的《行为经济学讲义》更容易读懂。众所周知,以目前中国学术界的状况,优秀译文难得。谨以此序,为湛庐文化在这一领域坚持不懈的努力提供道义支持。
后记

最近在读杨绛先生的书。她以不疾不徐的笔触写道:“我们很不必为了人世的不合理而沮丧。不论人世怎么不合理,人类毕竟是世间万物之灵。”
作为人类,我们的确与其他动物具有显著的区别。但这种区别是如何造成的呢?是像电影《无人区》通过黑色幽默所表现的那样,因为人类会用火吗?是因为人类食用的是熟食吗?还是因为人类创造了文字,从而能够将直接经验转化为间接经验,世世代代地传递应用呢,7我们很容易发现,不管是火的使用、熟食的盛行,还是文字的诞生,与其说这些是造成人与其他动物不同的原因,不如说是人与其他动物不同的表现。要找到问题的症结,我们需要从深层去探寻。

这么一来,我们又会很快发现,问题的真正答案或许正是“意识”二字,这一发现和命名的过程看上去也并不怎么费力。但是,不管用什么字眼来命名它,我们很快便会感到沮丧:这个命名的诞生还无法让我们就此额手相庆。这是因为,依据人类的探索精神和对认识过程的定义,我们只有在获知意识的起源、发现意识的生物学基础和神经生理学机制,进而发展出控制意识的方式方法后,才有可能宣布:我们在探索意识的征途上斩获了最初的阶段性胜利,才有可能打开香槟,来一场真正的欢庆。有意思的是,所有这些好奇、发问、思考、假设、验证、怀疑的过程,都离不开意识的作用。

是的,意识无处不在。我们人类根本就离不开它啊!
因为意识本身的特性,有人在探索意识的过程中退出,有人坚持走上了这条并不平坦的道路。达马西奥正是后者。他利用来自神经科学的研究成果,一刻也不停息地识别着意识的生理基础,搭建着意识的框架,摸索着意识的结构,论证着意识的作用原理,让人类更接近真正的答案,而不至于因为问题的复杂性而任其搁置,待到十万火急之时再从灰尘飞舞的地下室中将其拾起。因此,在我翻译此书的过程中,首先感染我的是达马西奥的勇气、执着与坚守。

我也曾经暗自设想,如果现在要研究意识的是我自己,我应该如何下手呢?(读者们也不妨思考一下这个问题。)说来令人惭愧,我的第一直觉是:根本无从下手。好吧,换个问题。与探索意识这一宏观的课题相比,对意识的某个具体方面进行微观研究应该难度更小吧?遗憾的是在我看来,那也仍然是一件困难重重的事情。因此,达马西奥能够从白茫茫的雾海中找到头绪,一点一点地抽丝剥茧,慢慢摸索出意识的生理生物基础,刻画出意识的结构,甚至进行更多更深入的尝试,都让我深感叹服。这个建构的过程不仅需要想象力、实干精神,也需要严密的逻辑思维。

在翻译本书的过程中,我要感谢协助者龚勋、牛靖懿、周庆双、周洋、刘希、刘婷婷的帮助。感谢金泓在翻译过程中提供的技术支持。感谢出版社的工作人员王若菡老师,也感谢参与了出版工作的所有工作人员。照例,感谢自己的坚持、用心和付出。各位亲爱的读者若有任何需要与我交流的,请尽管与我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希望阅读本书的读者能够拥有愉快的阅读体验!
李婷燕

文摘

[精彩样章]

研究意识的第四种角度
迄今为止,大多数有关有意识心智的神经生物学研究进展都是基于以下三种研究角度的结合而进行的。

1. 直接见证人角度:对于我们每个人而言,个体的有意识心智是个人的、私密的;
2. 行为角度: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人也同样具有有意识心智,我们能够从他们的行为中观察到有意识心智的蛛丝马迹;
3. 大脑角度:在假设个体的有意识心智存在或不存在的状态下,我们都可以研究大脑功能的某些方面。

虽然我们对这三种角度各自得出的证据进行了精心的比对,但这些证据往往还不足以顺利整合来自第1人称视角的观察与内省、外在行为、脑活动这三种不同角度的现象。尤其是在第1人称视角的观察与脑活动两种角度得出的证据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分歧。如何消除这种分歧呢?

我们需要第四种研究角度,这种角度必须大力扭转人们看待和说明有意识心智发展史的方式。在早期的研究工作中,我曾经提出过一种观点,改变对生命调控的看法,将其视为对自我与意识的支持和证明。这种想法为新的研究角度打开了思路:去演化史中寻找自我和意识的起源。

演化生物学与神经生物学的证据就是第四种研究角度的基础。我们起初需要针对早期的生物进行思考,然后沿演化史慢慢朝着现有的生物前进。我们要留意神经系统的逐步改变,并将这些改变与逐步产生的行为、心智和自我联系起来。我们还需要建立一种内在的工作假设:心理活动等同于特定脑活动。心理活动是由之前发生的脑活动引起的,这无需赘言,但之后,心理活动会与特定的脑回路状态形成对应关系。也就是说,某些神经模式同时也是他说,起初有一道“美丽”的光线从空中照下,在他的身体左侧不断扩张。心理表象。当其他一些神经模式产生了足够丰富的自我加工主体时,我们就能对表象进行觉知了。但如果自我并未产生,有机体内外的任何人都无法对表象的存在进行觉知,这些表象仍然是存在的。主体性对于心理状态的存在来说并不是必需的,只有在想要觉知到心理状态的存在时,主体性才是必需的。

简而言之,第四种研究角度要求我们利用已知证据同时构建两种观点,一种观点基于历史,另一种观点基于大脑内部,也就是一种对具备有意识心智的大脑进行想象的观点。当然,这是一种猜想、一种假设性的观点。一些证据支持着这种奇思妙想的某些方面,但它属于“心智—自我—躯体—大脑问题”,也就是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只能不断接近理论的真相,而无法得到彻底的解释。

将心智活动等同于某些脑活动的假设,很容易被视为从复杂到简单的粗暴简化,但这是一种错觉,因为神经生物现象一开始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它是极其复杂的。这里提到的对解释的简化并不是从复杂到简单,而是从极其复杂到不那么复杂。虽然本书并不关注简单有机体的生物性,但我在第2章提及的证据会清楚地表明,细胞生命诞生于异常复杂的世界,它们的世界与人类世界在许多方面同样精巧复杂。以草履虫这样的单细胞生物为例,草履虫的世界和行为是一种奇迹,它远比看上去的样子更接近我们自身。

我们也很容易将心脑等同的假设理解为文化对心智的产生无足轻重,或认为这种等同贬低了个人的付出对心智形成的作用。你们将会清楚地看到,这些观点与我想要表达的观点相去甚远。

现在,从第四种研究角度出发,我可以基于演化生物学和大脑研究的相关证据,对之前提出的观点作出些许修正:百万年以来,无数生物的大脑中都出现过活跃的心智,但严格地说,唯有在大脑产生了具有见证能力的主人公之后,才产生了意识,并且唯有在大脑产生语言后,心智的存在才广为人知。见证人是一种附属物,它解释了内隐的脑活动,即心理的存在。对于意识的神经生物学来说,重要的目标是理解大脑是如何产生这一附属物的,它是与我们如影随形的主人公,我们称其为自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mebook好多书七星久久书楼 | kindle电子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yf69.com/2019/05/16/dangziwolaiqiaomengoujianyishidanao-pdftxtmobikindleepubdianzibanshumianfeixiazai/

欢迎大家评论、转发、一键三连

   

           
返回顶部